用户登录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ZUO JIA YIN XIANG

01杨绛的两个剧本和孔另境主编的《剧本丛刊》

我的两个喜剧先后在孔另境先生主编的《剧本丛刊》出版单行本。我并未投稿,也未订合同,只记得忽有不知谁寄来样书二册和若干稿酬,稿酬不多,我在老大房买了酱鸭、酱肘子各两份。

01
杨绛的两个剧本和孔另境主编的《剧本丛刊》

杨绛先生早年的两个剧本——《称心如意》《弄真成假》,完整的单行本最早刊载在孔另境主编的《剧本丛刊》第一、四集之中,由世界书局1944年1月、4月出版。

来源:“文汇笔会”微信公众号 | 孔海珠
02吴钧:我的叔父吴开晋

我们的家乡位于渤海之滨的山东省沾化县,沾化吴氏世代以耕读传家。据族谱记载,自明朝万历年间三世祖始,至清末废除科举的三百多年间,共有二百多位沾化吴氏学子考取了功名。

02
吴钧:我的叔父吴开晋

叔父走后的这些日子,他的音容笑貌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叔父在86年的一生中辛劳奔波,鞠躬尽瘁,他不仅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新诗,还创新发展了中国新诗理论。

来源:中华读书报 | 吴钧
03卢作孚与图书馆的一生情缘

卢作孚1893年4月14日出生在四川合川一个清贫之家,小学毕业即辍学, 15岁从合川步行到成都……

03
卢作孚与图书馆的一生情缘

当今学界对卢作孚的定位是:著名爱国实业家、教育家、乡村建设先驱和社会改革家。也许鲜有人知道他和他的事业与图书馆有着何等深切的关系。

来源:中华读书报 | 卢晓蓉
04濠上漫与陈尚君

听父亲如此一说,就去找朱东润先生的《元好问传》,发现整理书稿的是朱东润先生的学生陈尚君教授,而陈尚君教授的一册随笔《濠上漫与》,恰好就在书桌上,随意一翻,颇有相见恨晚之感。

04
濠上漫与陈尚君

《濠上漫与》总计汇集陈尚君教授读书随笔56篇,全书不分辑,素面朝天,大致为三类文字,或为读古书而生发之感想,考订、议论,都多有新见,不是人云亦云之语……

来源:光明日报 | 雷雨
蒲松龄为什么叫蒲松龄?

蒲松龄(1640-1715),字留仙,一字剑臣,别号柳泉居士,淄川 (现山东淄博淄川区洪山镇) 蒲家庄人。

来源:“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部”微信公众号2020/02/19
凌孟华:“让无言的故纸发声”

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工作纷繁而复杂,是“一种艰苦的工作,需要耐性细心,水磨工夫”(柯灵)。凌孟华不以为苦,“情愿做些剔抉爬梳、拾遗补缺的工作”。

来源:中华读书报 | 宫立2020/02/18
钱锺书为抗日烈士译著写序

“李高洁君(C.D.Le Grox Clark)英译东坡赋成书,余为弁言”。弁言者,序言也。钱锺书为什么要给李高洁写序言?不妨从源头上说起。

来源:中华读书报 | 郑延国2020/02/18
民间文献、数据库与作为方法的总体史

20世纪80年代以来,各地各类民间文献的发现、收藏渐成热潮,无论是分布地区、种类还是数量,都大增于前,如“清水江文书”的发现,其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越来越得到学界重视。

来源:光明日报 | 黄向春2020/02/17
沈从文:我和鲁迅见过面,“并无一语相通”

“余与鲁迅先生,仅在上海时晤得一面,当时系赴一宴会,余与其同桌,然彼此之间,并无一语相通。先生为文,冷诮深刻,为当代文人之所不能及者。”

来源:文汇报 | 陈子善2020/02/17
解志熙:“人不知而不愠”摭谈

少年时读《论语》,开首便是“学而”篇。其首章云: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

来源:《名作欣赏》 | 解志熙2020/02/17
古人结婚那些事

《礼记·昏义》开宗明义指出了“婚姻大事”的重要性:“昏礼者,将合二姓之好,上以事宗庙,而下以继后世也,故君子重之。”也就是说,结婚是关乎宗庙的大事。

来源:北京晚报 | 黄强2020/02/17
曹文轩谈鲁迅:屁塞、鸟头先生、咯吱咯吱

《离婚》注释作解:人死后常用小型的玉、石等塞在死者的口、耳、鼻、肛门等处,据说可以保持尸体长久不烂,塞在肛门的叫“屁塞”。

来源:澎湃新闻 | 曹文轩2020/02/13
香菱喜欢的三首诗

《红楼梦》中的香菱也是爱诗之人。她学诗的时候,提及王维的三首五言律诗,第一首是《使至塞上》:“单车欲问边,属国过居延。”

来源:解放日报 | 李之柔2020/02/13
徐兰沅写给梅兰芳的一封信

春节足不出户,南窗灯下,不负韶光漫翻书,我发现了一封书信,这封信是73年前我的曾祖父徐兰沅写给梅兰芳的。

来源:北京晚报 | 徐淳2020/02/12
吴小如先生的几本书

我之所以斗胆写这个题目,是缘于一次聚会。席间,大家谈起吴先生,流露的多是仰慕之情。只有一位老师不以为然,说吴先生没什么学问,就是懂得多,样样通,实则样样都不精,最多只能算个“杂家”云云。

来源:中华读书报 | 刘凤桥2020/02/12
李洁非:《文艺研究》文学组忆往

当年,《文艺研究》编辑部设在恭王府前院最北端的那一排由东贯西的两层长楼上,即俗称“九十九间半”者,编辑部占据着二楼西半截,文学组办公室在西起第二间,面积当未逾15平方米。

来源:“文艺研究”微信公众号 | 李洁非2020/02/12
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”:先秦服饰及被鼓动的战斗热忱

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!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!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。”

来源:澎湃新闻 | 高丹2020/02/12
李林甫与盛唐文士关系考辨

文学史上的李林甫多以排挤文士的形象出现,然详考史料,会发现有很多误读成分。天宝六载的制举并非无人及第,至少有薛据及第。高适被李林甫授封丘尉,并非薄待。

来源:《文艺研究》 | 钟志辉2020/02/12
1904年,宫里怎么过的元宵节?

“元宵佳节在迩,宫中有放烟火之举。近日营造司花爆作、各匠役工作甚忙,所作之花盒、花盆,各项甚多,陆续运至宫中暨中海内,以备元宵节及燕九日(正月十九)御览燃放云。”

来源:北京晚报 | 呼延云2020/02/09
《金瓶梅》与《红楼梦》中的元宵节

《金瓶梅》与《红楼梦》是我国古代小说史上最杰出的两部世情小说,二者之间的承续关系十分明显,清代许多学者便认为《红楼梦》“脱胎于《金瓶梅》”,“乃《金瓶梅》之倒影”,即所谓的“脱胎说”和“倒影说”。

来源:澎湃新闻 | 闫力元2020/02/09
古诗词中品浪漫元宵节

古代的传统节日中,元宵节富有浪漫情调。“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”

来源:北京晚报 | 张勇2020/02/09
傅山,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异类

明崇祯十五年(1642)前后,傅山曾在多福寺附近构筑青羊庵,入清后改名霜红庵,是其专为读书和著述而建。

来源:《名作欣赏》 | 陈平原2020/02/06
北京体彩网